欢迎登录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纵横 > 服务业

重塑羊绒产业优势进军百亿产业集群

发表时间:2022-04-22 16:30:28来源:鄂尔多斯人民政府网 保存打印关闭

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的广告语,曾使鄂尔多斯羊绒产业家喻户晓。随着时代发展,全市的羊绒产业也历经诸多困难与挑战,产值、利润和市场份额都不断下降。但鄂尔多斯市始终没有放弃这个传统优势产业,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如何做精做强。全市第五次党代会也明确提出要提高羊绒制品质量,增强出口优势,培育羊绒纺织超百亿元产业集群十四五时期,面对新的国内外环境,作为以羊绒产业著称的鄂尔多斯市该如何重塑羊绒产业优势,进军百亿产业集群,也值得思考与分析。

一、为什么要继续发展羊绒产业

()事关鄂尔多斯荣耀。鄂尔多斯位于世界优质羊绒生产带,有世界顶级绒山羊品种阿尔巴斯,有驰名中外的品牌。鄂尔多斯市出产的羊绒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处于业界领先。在数量上,近年来,全国羊绒供给较为平稳,占世界75%以上,内蒙古羊绒产量占全国40%,鄂尔多斯市羊绒产量占内蒙古35%,占全国14%,占世界10%。质量方面,鄂尔多斯1436顶级产品被中办列为中华国宾礼2020,“鄂尔多斯1036.75亿的品牌价值连续14年蝉联纺织服装行业榜首。

()事关绿色转型发展。全市羊绒产业从1979年建厂生产,至今有43年的发展历史。20世纪90年代,鄂尔多斯羊绒产业抓住机遇,迎来大发展,一跃成为全市的优势特色传统支柱产业。2000,产业内规上企业30,占规上企业比重23%,产值占比31.6%,从业人员占比25%,利税占比27%。近年来,随着低碳发展、节能减排形势,“双碳制约,倒逼全市多元化发展,正是羊绒产业迎来的新机遇。羊绒产业是绿色可循环产业,是全市实现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的途径之一。

()事关劳动力就业。羊绒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从草场到市场,中间环节需要大量劳动力,是消化就业的大户。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东胜区有2万人从事羊绒产业,而全市十数万人从事羊绒相关工作。这种社会效益是用工较少的行业不可比拟的。

()事关农牧民收入。七人普显示,全市农村人口48.6万人,2021年绒山羊存栏量630万只,2020年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576元。经对151户绒山羊主产区养殖户问卷调查,绒山羊养殖收入占养殖户收入的70%左右,是主产区绒山羊农牧民主要经济来源,如果没有羊绒产业存在,不仅饲养绒山羊农牧民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城市也会出现大量失业人口。

二、羊绒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羊绒产品低附加值。羊绒产业进入门槛低,一两台绒纺织机器成本不足2万就可生产。这些企业数量众多、羊绒制品鲜少创建品牌,主要处于低附加值的生产加工环节,产品结构单一、产品同质,只能在生产能力、价格等方面进行低水平竞争,让羊绒这种软黄金产品卖出白菜价。从2007年开始,全市除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之外的其他羊绒企业呈萎缩态势。20211-11,规上羊绒企业6,占规上企业比重1.3%,产值占比0.5%,从业人员占比2%,利税占比2%。较2007,规上企业户数占比下降24.1个百分点,产值占比下降15.9个百分点,利税占比下降3.5个百分点。

()羊绒品质下降。受市场效益影响,农牧民选育追求产绒量,加之优质优价机制尚未建立,农牧民养殖优质绒山羊积极性不高,引入高产粗型绒山羊进行改良,优质绒山羊种群数量减少,不仅导致当地羊绒细度变粗,更严重的是会导致优质特色基因流失消失。内蒙古纤维检验局的检测结果显示,2000年之前内蒙古地区的山羊绒平均直径在15微米之内,2011年为15.71微米,2019年为15.95微米。2021,在全市羊绒整体质量较好的保种区内,细度低于14.5微米的超细型绒产量400(在补贴的情况下),仅占全市羊绒产量16.7%。羊绒品质不断下滑的趋势对全市羊绒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是一项大的挑战。

()优绒优价机制尚未建立。传统贩子收购仍然是主要的绒毛交易方式,绒毛加工企业和农户大多依赖贩子完成绒毛交易行为,工牧直交等现代化交易方式发展缓慢。缺乏统一的检测标准,尚未形成统一的市场对羊毛、羊绒进行分级定价。在传统贩子收购方式中,农牧户大多将羊毛、羊绒直接混等混级销售给收购商贩,价格主要由农牧户和贩子讨价还价后确定,使企业和商贩抢收原材料或打压原材料价格,很多羊绒企业习惯在羊绒市场上进行投机。由于原绒收购价格低,再加上这些年为保护草场,圈养山羊的政策也增加养殖成本,牧民养殖山羊的收益非常低。

()资源要素缺乏整合。分散经营的模式难以形成要素资源的共享以及规模化经营和产业化生产,从而不能以完整产业链的形式参与市场竞争,导致产业集群效应不强、企业生产设备简陋、产业链短、深加工少、研发投入少。全市羊绒产业在技术研发、市场流通、产业布局、出口战略等方面尚未实现整合。羊绒产业发展较快的河北清河县,为羊绒产业在上新台阶借力打出组合拳。如在研发方面,先后与深圳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深圳市服装设计师协会合作,引进顶尖设计师团队入驻清河,并搭建工业设计创新中心、原创设计与展示中心等平台,每年研发设计的新款羊绒服饰达1000余款,受益企业180余家。

()羊绒企业资金短缺。羊绒产业是公认的微利行业,羊绒羊毛从养殖到生产加工环节存在着投资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低,技术更新改造需要资金大等现实问题,金融机构根据投资回报率纷纷选择其他利润较高的行业领域。相比能源化工产业利润率和回报率较高的领域,对羊绒产业有挤出效应。投入大利润小,政府、银行、甚至羊绒企业对羊绒产业的扩大投入积极性不高。

()羊绒价格暴涨暴跌。近20年来,全国山羊绒价格一直处于大起大落之中,价格低时不足200/千克,高时达400/千克,“价涨损工、价跌伤农的现象时有发生。特别是受疫情影响,国外订单削减,欧、美、日等毛纺最终产品消费国对毛纺最终产品的消费下滑在15%—30%,行业的营业收入、利润水平持续下滑,企业数量持续减少,无法生存或适应形势的企业被淘汰或退出行业。

以上问题涉及农牧民增收、生产企业困境、以及整个行业情况,更涉及供给侧改革、羊绒价格主动权等方面,这些问题表面是自身经营的问题、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核心问题是羊绒市场缺少规范与协调,在于如何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合理的利益联结机制。

三、如何重塑羊绒产业 

鄂尔多斯羊绒产业立足传统优势,重点培育行业新的领导者,围绕降成本、提高产品附加值进行行业整合,带动中小企业向规模化、集群化以及专业化发展。

()建立分享产业链增值收益机制,促进产业良好发展。虽然全市羊绒产地和加工优势被恶性竞争有所抵消,但控制全世界优质的羊绒原料是不争的事实。政府提供外在推力,使企业和养殖户提高认识,正确处理好短期和长远利益、局部和整体利益。在全市范围乃至全国组建类似于欧佩克的羊绒联合销售组织,统一制定收购价、收购数量和收购标准,通过联合垄断羊绒的经销权,从而理顺羊绒产业链价格传导机制,逐步建立一个有序、规范、稳定的羊绒市场。以联合的方式取代内耗,更好地保护农牧民利益,降低市场风险,避免市场压价和无序竞争,维护收购价格和对外销售,使利润留在国内市场而不流失于国外市场,有利于羊绒企业逐步积累资金培育自主品牌。

()大力引导产业集群、集约化、一体化发展,走出羊绒价格暴涨暴跌的怪圈。羊绒产业发展要考虑到羊绒的生产能力,羊绒制品的生产也要以市场销售量、需求量为前提。根据羊绒产业自身特色及历史总结经验和教训,实施纵向一体化发展战略。坚决杜绝旗区乱铺摊子、重复建设,防止产能过剩。整顿羊绒加工企业,推动企业整合重组,加快建设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产业集群。政府还应积极创造软硬件环境,搞好良种繁育、饲草饲料、疾病防治、产品加工、市场流通五大体系建设,并鼓励羊绒加工企业采取公司十基地+农牧户的产业组织方式,实现羊绒产业化生产,使企业与农牧民形成利益共同体,保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原料供应,并避免中间商盘剥。

()提高羊绒品质,保持优质珍贵的资源优势,带动农牧民增收致富。新时代不再以产量化为唯一目标,必须适度降低产量才能提高质量,以产量的换取高效益农业。控制绒山羊存栏数量,大力发展规范化、产业化、科学化养殖,不断提高山羊绒品质和个体产绒量。不仅可以从源头稳定羊绒价格,还可以减轻草场压力,恢复草原生态平衡。同时,提高对绒毛原料的市场调控能力,推进分等级优质优价,规避可能遭遇的技术壁垒。这是改良提高羊绒质量的原动力,调动农牧民饲养优质绒山羊的关键,也是规范羊绒原料市场的关键。

()提高羊绒产品附加值,引导企业分类分级精细化深加工,提高消费者的使用体验。羊绒属于稀缺性资源,只有精工细作打出品牌,才能获取较大的利润。全市羊绒企业要加大科研投入力度,要利用现有的资源和品质优势,开发高科技、高附加值、高竞争力的羊绒产品,真正把软黄金的价值在羊绒制品中体现出来。引导企业根据国际国内大市场的需求,调整羊绒制品的结构。根据收购羊绒质量,把原绒分为特优绒、优绒和次绒,适应生产不同档次羊绒制品。除服装外,还应开发其他品种,比如生产羊绒毯、壁挂饰物等。也可以和其他纤维混纺,使织物比较结实、挺括、滑爽,满足各种类型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

()树立品牌意识,积极拓展新的市场,增强出口优势。全市山羊绒产业不仅有加工优势、原料优势,更具出口优势。虽然全市以鄂尔多斯品牌主导出口高端羊绒衫,但无毛绒及各种纱线的合计出口比重仍为30%。建议鼓励全市优秀的企业采用新技术、新标准、新工艺、新材料、新装备、占领行业制高点,从而提高品牌的含金量;加大对羊绒加工企业及羊绒市场的有效监督,优化资源配置,稳定羊绒原料市场和羊绒制品价格,形成一致对外的生产格局;建议出口市场多元化,抓住一带一路东风,积极开拓新兴市场,东盟国、非洲及拉美市场具有巨大潜力,可作为全市羊绒企业外贸出口的理想沃土。

结语:本文由于受调查对象局限,仅东胜区轻纺园区进行电话访谈,大多来自互联网及统计局有限的资料。调查的范围和深度欠缺,必然会使建议意见粗略。在对鄂尔多斯羊绒产业分析的基础上,刚开始发现只有领头羊不见羊群的窘境,发现同类型产业清河县羊绒中小企业活跃度高,而全市中小企业发展止步不前,后发现行业内卷严重,如何从内卷到团结一致,维护国内羊绒行业整体利益。笔者认为,振兴羊绒产业迫在眉睫、正当其时。要实现鄂尔多斯羊绒产业百亿集群的目标,可以建立利益联结机制,稳定羊绒市场秩序;大力培育更多的龙头企业,增加产业支撑;提升羊绒原料品质,延伸羊绒产业链;提高研发能力,增加产品附加值;专注于品牌建设,拓展新的市场。